188体育 > 社会焦点 >

创新经济论坛中美关系成焦点

发表日期:2019-11-28 06:54 作者:yiqu 放大 缩小

  【环球时报记者 倪洪章 谢戎彬】编者的线岁高龄的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出现在于北京召开的2019年创新经济论坛上时,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当天600多位中外政府高层、前政要和企业家等齐聚北京。本次论坛主题为“新经济、新未来”,当前全球经济最大的风险来自中美贸易战,论坛上多方对此表达了“焦灼”心态。“谁将美国与世界从2009年金融危机中拉出来?中国!”“谁对世界经济贡献最大?中国!”“现在是全球化时代,很难说什么产品纯粹是中国产的、美国产的”……论坛上,记者感受最强烈的就是,世界各国都希望中美能走出贸易战,共同推动世界经济发展。

  “没有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现代化是顺顺当当的。中国人民清楚自己有什么、要什么、准备付出什么。”21日,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在北京出席2019年创新经济论坛开幕式并致辞。在当前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经济全球化出现逆流的背景下,外界看到中国应对困难的决心,也看到了中国经济在强劲发展。

  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尼尔·弗格森在创新经济论坛上表示,七八年前,美国人常说设计和创新发生在美国,而产品组装在中国。但现在中国已经在以一个非常惊人的速度创新,比如人工智能。“毫无疑问,中国拥有创造自己的知识产权的能力,这也是走向未来的关键”。他认为,中国在金融科技领域的创新最令人印象深刻,中国在电子支付等方面是全球领军者。

  “我们现在处于这样一个阶段,中国在崛起,美国相对在走下坡路。”桥水投资公司总裁达利奥在创新经济论坛上表示,全球经济已经扩张10年了,很多刺激因素将不断消失,不会有更多的降息和减税。

  而加利福尼亚大学圣迭戈分校国际关系与太平洋研究院21世纪中国项目主任谢淑丽表示,中国没有通过大规模刺激计划提振经济,她对中国决策者的“克制”印象深刻。当天,中国央行前行长周小川也在论坛上表示,中国的利率并没有像西方国家那么低,中国还是有空间去应对经济问题。

  谈及对世界经济的贡献,渣打银行集团行政总裁温拓思认为,中国无疑是贡献最大的,中国经济不仅强而且大。

  而阿布扎比穆巴达拉公司首席执行官哈尔敦·穆巴达拉21日在创新经济论坛上表示,作为有长期视角的投资者,积极投资中国一定是该公司重要战略。以前他每两年来一次中国,现在每6周一次。他表示,从中国近几年的发展来看,在中国做生意更加容易了,中国对外国的投资越来越开放了。

  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谢伏瞻表示,开放仍然是决定中国命运的关键一招,无论国际风云如何变幻,对外开放的步伐只会更大更快,使得中国经济更好地融入世界。

  “我希望不久后就能热烈祝贺姆努钦财长、莱特希泽贸易代表和刘鹤副总理成功完成美中贸易协议第一阶段的谈判,这是全世界翘首期盼的结果。”美国前财政部长亨利·保尔森21日在2019创新经济论坛上发表主旨演讲。他认为,在全球经济铁幕的背景下,美国和全球都将面临灾难。当天,96岁的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也表示,希望中美贸易谈判能取得成功。

  21日,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左)和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傅莹(右)在创新经济论坛上交流。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学者理查德·哈斯认为,中美贸易摩擦总体而言会使全球经济增长放缓,也会使其他国家很难做出决定,如果中美两国在技术领域走向不同的方向,对全球供应链来说会有很大的影响,“世界其他国家希望中美避免贸易摩擦加剧”。他称,现代社会的任何一种产品的各个组成部件都来自世界许多国家,所以现在已经很难说什么产品纯粹是中国产的、美国产的。制造一种产品完全没有美国或者中国技术,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

  2009年世界饱受金融危机惨重打击后,美国能够从危机泥潭中爬出来,谁是最大贡献者?中国。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说,2009年中国GDP占世界比重仅为8%,但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却达50%。他说,“过去10年,中国金融杠杆率增加114个百分点,为什么中国会在经济非常健康时增加100多个点杠杆率?这种政策的效果很大程度就是把美国和世界从危机中拉出来。中国的开放对世界是互利共赢的”。

  保尔森21日在2019年创新经济论坛上表示,美中若向“脱钩”方向前进是错误的,一旦脱钩,那么两国在流行病防控、气候变化等国际问题上就很难携手。

  在回答涉及中美“脱钩”的问题时,出席论坛的美国盖茨基金会联席主席比尔·盖茨表示,这样的声音让他很担忧。在经济全球化时代,相互依赖会让彼此受益,正如美国有很多游客来自中国,苹果的产品在中国热销。美国的发展正是得益于在研发等多方面的开放合作。唯有相互依赖、携手合作,才能增进对话与了解。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理事长表示,创新与应用是无国界的,科技脱钩和人为的限制不符合数字经济发展的方向和趋势,也将无谓地增加创新成本,背离创新初衷,于人于己都不利。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行长金立群发言时表示,“有些论点好像说中美之间的关系非常紧张,但实际上我并不认为是这样的。”“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中美可以合作,共同对外投资。”他表示,中美在改善两国人民福祉方面有着广阔的合作领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