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体育 > 文化荟萃 >

人文荟萃海南岛

发表日期:2019-06-30 05:08 作者:yiqu 放大 缩小

  前几天,我一位同学去天涯海角旅游,拍照了诸多海南岛的风光图片,发到微信朋友圈让大家分享。我点赞道:〃热带雨林,风景无限,椰林海韵,尽收眼底。〃感觉意犹未尽,我又引用王维的两句诗〃山路元无雨,空翠湿人衣〃来形容。但依旧难以表达海南岛风情的全貌。不过,这种表象的美应该有人文的美来垫底,抑或衬托,才能显得美上加美,美不胜收。

  就我涉足的历史而言,东汉初年,我们中原便与海南岛发生了人文关系,而这种关系则是以战争的形式来展现的。据《马援传》记载:〃又交阯女子徵侧及女弟徵贰反,攻没其郡,九真、日南、合浦蛮夷皆应之,寇略岭南外六十城,侧自立为王。〃岭南外六十城自然也包括海南岛。光武帝便派他的得力大将马援前去平叛。马援的祖先便是战功卓著的马服君赵奢,受其家训,韬略过人,他秋风扫落叶般地剿灭了〃二徵〃。照常理,这种仇恨,海南人应该把它镌刻于山岩或播植在大海,让后人铭记。然而,海南岛人承受大海的浸润太久太久,心胸等同海大。公元311年,即晋怀帝永嘉五年,前汉刘聪的相国刘曜,攻陷晋都洛阳,造成天下大乱,万民南奔,即如李白所说的〃三川北虏乱如麻,四海南奔似永嘉。〃千万人南遁逃难,也有的逃至海南岛;实际上直到公元530年,中原地区频繁的战火,也造成了海南岛的大乱。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把海南岛的万民和版图带入中原的,却是一位女子,即海南岛土生土长的政治家、军事家冼夫人。她是西凉太守冯宝的妻子。丈夫去世后,为了秉承冯太守的遗志,为了结束战乱,为了民生的安定,这位不让须眉的巾帼跨上战马,智勇双全,指挥若定,几经征战,她成了海南岛赫赫有名的女头领。到了隋文帝统一中国时,这位高瞻远瞩,目光望远的知性女子,率领她属下的各郡县归附隋朝,后被隋朝政府册封为宋康郡夫人,谯国夫人。她辞世后,又被追謚为诚敬夫人,并被海南岛人建庙、立碑而永远纪念。

  古代,海南岛在中原人眼里是〃隔绝障海〃,〃水土气毒〃。这可从被放逐和贬谪的一批批高官中看出端倪。最早被流放海南岛的是唐朝名相李吉甫的儿子李德裕,李德裕本人也做过宰相;宦海沉浮,风云莫测,最终被贬到海南岛的崖州;过琼州海峡时受到水高浪急的惊吓,和对自己遭遇的忧愤,仅一年多时间便去世了。到宋代,那被贬的达官贵人多如牛毛:宋高宗时主张抗金的宰相李纲,赵鼎,李光,胡铨……〃文翁翻教授,不敢倚先贤。〃其中副宰相李光心胸豁达,他不像李德裕那样忧郁而死,也不像赵鼎绝食而亡,他效仿汉景帝时代的蜀郡太守,率先在海南岛办起了学校,开辟教化,播种文明;〃尼父道行千载后,坐令南海变东周。〃他用他的诗来激励自己,也对海南岛的未来充满信心。郡学落成,他喜不自胜。

  在这些放逐的人物中最著名的当数大词人苏东坡,这位才华横溢的大学士终生也无法摆脱官痞和小人捉弄的命运,他几乎是在流放和贬谪中度过一生:公元1082年,苏轼被贬于黄冈,那时他才四十出头,锐气未减,意气奋发,写下了名垂千古的《恋奴娇。赤壁怀古》——〃大江东去……〃;公元1094年7月,又以〃讥斥先朝〃,他被流放到广东惠州;宋哲宗元祐六年(1091年),56岁的苏东坡又贬任颖州知州……;绍圣四年,公元1097年,已是62岁的苏大学士再贬谪至儋州,今海南岛儋县。

  在宋朝时,海南岛还被共认为蛮瘴僻远的〃天涯海角〃之地。朝廷流放的那些严重、死不改悔的罪臣,到此即使不死也得去层皮,所以苏东坡老早就作好死的准备:〃今到海南,首当作棺,次便作墓。〃然而,当他亲身感受到〃海南无瘴气〃时,用他自己说的话:〃无甚瘴也。〃他便心花怒放;纵然生活是那么艰苦:自己耕种,自己酿酒,自己制墨写字,也就是〃此间居无室,食无肉,病无医。〃不过,他久已习惯了流放生活,或者说随遇而安、达人知命的乐观生活态度,仅仅让他错愕了瞬间,他就打理好心情,以词人奔放的豪迈便与这片土地这里的人群融为一体,当地人用桄榔为他盖了茅屋,县守官张中因正直豪爽,不惧世俗,与苏东坡诗酒来往;苏轼还与地方名士黎子云兄弟结下了深情厚意。他超越前贤,爱这里山爱这里的水,爱这里的春天,看看他的《减字木兰花》把海南岛的春天写得多美:〃春牛春杖,无限风光来海上。便丐春工,染得桃红似肉红。 春幡春胜,一阵春风吹酒醒。不似天涯,卷起杨花似雪花。〃于是文人的豪情大发,他凭吊了冼夫人庙,对黎族进行了精心的考察和访问,朝拜了黎母山,认为〃黎母山头白玉簪,古来人物盛江南。〃——海南岛的优秀的人物不比江南少啊!在海南岛生活的三年多时间,与土著人相处莫逆,他写道:

  祭灶那天能到邻居家里蹭饭,可见〃友好的睦邻关系〃。他是一代文豪,自然以文开路,宣传教化,为海南岛的文化和知识传播作出了重要贡献。悲催的是,此时他弟弟苏澈也被流放在海南岛,同为文豪,在中国流放史上也堪称奇葩,不过给海南岛文化的繁荣却带来了空前的影响。所以当大宋皇帝酒中醒来,想起了他,召他北归,他依依不舍地写道:〃他年谁作舆地志,海南万古真吾乡。〃、〃九死南荒吾不恨,兹游奇绝冠平生。〃一代大师都如此评价海南岛,海南岛确有它的可爱之处,可歌可写的诗情画意。

  也许是中原的人情特别世故,待人接物常常分等级,即如民间所说的〃王小开饭店照客兑汤〃。但海南岛人的情感尤其纯朴和率真,从不趋炎附势,她接待南宋最后一位皇帝,不悲不亢;她也亲切地接纳了一个平民女子——这女子踏上这块陌生土地的时候,满眼惊恐,语言不通,东张西望,手足无措,然而,海南岛的姊妹们亲热地挽着她的手,粗茶淡饭,把酒话桑麻,安顿好一颗惊惊惶惶的心,不仅如此,还教会她纺织——要知道,此时中原忙于战火,海南岛却是纺织业中心。几十年过后,这位女子已近花甲,此时的中原早已改朝换代,由元朝替代了南宋。她带着先进的纺织机具,回到故乡江苏,对弹花、纺纱、织布的每一道工艺进行大胆的创新和改革,一种全新的纺织品享誉了中华大地——她,就是我们在中学历史课本里学到的黄道婆。因为她,穿惯了皮草的蒙古人也改穿了汉服、穿上了纺织品,被世人称赞为:〃松郡棉布,衣被天下〃。

  热带雨林的暖风细雨,乳液般洁白的椰子汁,浪花翻卷出的小夜曲,不只迎来送往养育四方宾客,她也以独特的水土和清新空气,钟灵毓秀地养育了自己的儿女,除了上文所写的冼夫人,还有任礼部、户部尚书的文渊阁大学士邱浚。此人聪明绝顶,为官清正廉洁,深得明孝宗的厚爱。孝宗皇帝常常叫他陪自己下棋,而邱浚每走一步棋,嘴里便念叨:〃海南钱粮减三分。〃有一次孝宗皇帝也学他一句,不料邱浚赶紧跪下:〃谢主隆恩!〃皇帝乃一言九鼎,后悔上了邱浚的当,但又不能反口,只好给海南人民减租减息。——此故事至今仍在坊间流传。另一位与邱浚同村的后来者便是妇孺皆知的海瑞。海瑞是明朝中叶的著名政治家,刚正不阿,敢于直谏,是与包公齐名的〃海青天〃。还有著名的理学家邱海兄弟、岳飞的部将于鹏;海南岛还是影响中国近代史进程的宋氏三姐妹的故乡,虽然她们没有踏上过故乡的土地,但是那浓浓的乡情,却让海南岛伴着她们走遍了世界。

  因此,正因为漫长历史和丰厚人文的积淀,给海南岛蓄足了势,所以,当共和国改革开放的磁悬浮列车驰上这座岛屿的时候,立刻吸引了世界目光的投放,无数个弄潮儿在这里大显神通,她的热闹与繁荣是人们意料之中的,甚至她还要繁荣得光芒万丈,直到永远。而王维的诗〃山路元无雨,空翠湿人衣〃又如何能包蕴得了呢!

附件: